<s id="5rtma"></s>
    1. <th id="5rtma"></th>
    2. <th id="5rtma"></th>
          1. ?
            Sci論文 - 至繁歸于至簡,Sci論文網。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經濟論文 > 正文

            新常態下金融創新服務實體產業轉型升級發展路徑探究論文

            發布時間:2022-05-06 11:12:41 文章來源:SCI論文網 我要評論














            SCI論文(www.0546wclm.com):
             
              摘要:金融創新作為供給側改革的核心要素,對推動實體產業發展方式轉型升級具有重要作用。文章通過分析我國實體企業發展面臨的問題,梳理金融服務實體產業的現狀,提出通過金融改革創新促進實體產業的對策,在供給側改革的背景下為實體產業轉型發展提供新的動力。
             
              關鍵詞:新常態 金融創新 實體產業 轉型升級
             
              一、引言
             
              “產業轉型升級”“供給側改革”和“一帶一路”等構成了近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關鍵詞。隨著中國步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一方面,中國國內生產要素成本不斷上升,原來支撐經濟高速增長的一些因素正在發生轉變,過去高度依賴低勞動力成本和低技術的生產模式越來越難以為繼;另一方面,來自更多發展中國家的強勢競爭和與發達國家貿易摩擦的不斷升級,中國對外貿易條件日益惡化,尤其是近期貿易保護主義升級更是顯著影響了中國經濟的進一步增長。產業結構升級和提升中國經濟發展質量等發展戰略成為了新時期推動中國產業轉型升級的新方向。事實上,金融危機后,世界各大國均將制造業發展視為重中之重,試圖通過“再工業化”等產業發展戰略推動經濟進一步發展。
             
              二、新常態下實體產業發展情況
             
              1.實體產業潛在增長率下降。當下來看,實體產業的整體增長率正處于下降的態勢。此種狀況下企業的杠桿率、負債水平也進一步增加。從2008年金融危機出現之后,世界經濟整體開始放緩,外部市場的需求進一步降低。從國內來看,人口老齡化以及人口紅利消失的問題也在逐步嚴重,投資方面整體的邊際遞減效應也越發明顯,進而造成了社會經濟的進一步放緩。而實體產業發展和宏觀經濟二者間的密切程度是很高的,以此作為基礎能夠發現,中國在日后實體產業發展方面的問題會呈現在:發展速度放緩、企業經營難度增加等。和此相匹配的是金融風險的集中出現,如杠桿率的進一步攀升、負債程度的增加等等。所以,必須關注不良資產的處理,最大程度上“去杠桿”,以此來推動金融工作的穩步推進[1]。
             
              2.實體產業企業債務風險較高。對于實體企業來講,債務風險高是其十分明顯的一個問題,尤其是對于一些國企來講,其債務風險、隱含風險是很高的。宏觀方面分析,之所以會出現金融高杠桿率,是由于宏觀金融自身相對脆弱,且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也時常出現。對于實體產業,具體的表現便是企業的部門整體負債率偏高,金融領域方面則是金融機構信用的過度擴張。分析中國人民銀行統計數據能夠發現,2016年年底的時候,中國的宏觀杠桿率是247%,而企業部門的杠桿率是165%,二者均是高出國際警戒線范圍的。尤其是對于一些國企來講,其整體債務風險很高,加之政府的影響,很多企業無法清償資產,也就會產生相應的無效資金需求,這也是信用資源的一種變形占用,對于實體產業的需求來講是一種變相阻礙,出現的狀況是資源錯配[2],不利于企業利潤的提升、轉型發展,對于實體產業效益來講也是無益的。
            \
             
              3.存在結構性失衡的問題。當下來看,中國實體產業結構方面的問題共有三大方面:首先,實體產業供需關系結構方面的失衡,這不僅體現在世界范圍內市場有效需求方面的無力,造成實體企業整體的利潤偏低,同時也是對生產投資、制造業投資的一種阻礙,而中低端產能增加時,也不利于企業的轉型,變成了企業改革發展道路上的重大阻礙。其次,金融與實體產業二者關系的一種失衡。對于金融來講,其本質上是屬于服務業,主要是為實體產業提供相關服務,讓其在發展中擁有充足的資金支持。但是對于中國的金融市場來講,絕大比例的資金均是于體系內部進行來回循環,無法真正地作用于實體產業,此種狀況一方面使得資產出現了很多泡沫,同時也提升了實體產業自身的融資難度。最后,導致房地產與實體產業二者的關系走向失衡狀態。更多的資金流向房地產行業,推動整個房地產市場走向繁榮,也在短時間內提升了房價,導致實體產業的經營成本進一步加大。
             
              三、金融業服務實體產業存在的問題
             
              1.資金供求方面存在結構性矛盾。金融服務實體產業整體效率偏低,且供求之間具有結構性矛盾。整個社會融資當中,間接融資所占比重偏高,直接融資占比過低,企業大多是借助銀行貸款等間接融資方式來獲取支持。中國金融體系當中,絕大多數的企業在融資方面應選擇發行股票、直接發債等方式,但因為當下整體的資本市場發達程度偏低,社會的信用體系完善度也有待提升,這就使得企業的融資渠道十分不暢通,急需融資時僅可通過成本偏高的間接融資方式來進行,這便是導致企業融資成本過高、金融效率運行偏低的內在緣由。
             
              2.資金的時效性低。以中國的金融體系來看,主體是國有與股份制大銀行,專門服務于中小企業的政策性金融機構、小微金融機構數量是很少的。但是就實際來講,中小企業在資金方面的整體需求是較高的,尤其是在時間靈活、短期資金方面更有著很大的需求,不過對于正規化的金融機構來講,其更傾向于選擇中長期貸款。除此之外,中小企業雖具有大量的資金需求,但是在大型金融機構方面,其選擇融資對象的整體門檻是很高的,所涉手續也十分繁雜,由此便導致其會嚴格地審核貸款企業的資質。除此之外,大型金融企業所希望擁有的融資對象是規模、風險等方面條件均佳的對象,對于小微企業的整體興趣不高。由此,對于大型金融機構來講,其服務中小企業融資的方式對于其自身來講即是一類效率偏低的盈利模式。
             
              3.金融行業目前“脫實向虛”的狀態依然存在。中國金融和實體產業二者間具有一定的“本末倒置”狀況。當下來看,中國金融整體的發展速度是很快的,所獲利潤也頗豐。制造企業因為國際出口市場環境的變化,導致其產業多是中低端類型,加之人力成本的提升導致其整體的利潤率進一步降低[3]。因為利益的驅使,更多的資本開始進入到金融行業當中,且此類資金開始于金融體系當中進行循環,無法進入到實體產業當中;除此之外,金融行業處于發展的蓬勃期,而實體產業則處在低迷階段。這種狀況下,實體產業市場資金被進一步抽離開始進入到金融與房地產等相關行業,進而造成實體產業資金的缺乏,自身的被邊緣化等問題的出現。
             
              四、金融創新服務轉型升級路徑分析
             
              1.大力發展層次豐富的資本市場。立足多層次資本市場,優化資本市場在實體產業方面的融資效用。逐步簡化相應的審批機制,推動其市場化發展。資本市場是市場經濟正常運轉過程當中十分重要的內容,對于社會整體的發展來講具有很強的調節效用。推動多層次化資本市場體系的構建,能夠進一步提升資本市場整體的資金配置能力,更好地去把控市場風險。所以,必須在推動中小企業板、主板市場等主體發展的基礎上,讓場外市場以補充方式出現,最大程度上與其形成補充關系,搭建起層次化、合理化的資本市場體系,實現針對市場風險的高水平管理。
             
              2.構建健全的金融市場體系。建立具有差異、層次、覆蓋面廣的金融市場體系,以此完善社會融資通道。努力推動金融租賃、信托等市場的發展,推動民間資本更多地流入到金融市場當中,讓企業的融資渠道變得更加多元化。除此之外,還可進一步拓展保險市場,推動保險業的進一步發展,推動保險資金長期投資發揮其應有的優勢,為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奠定基礎。構建現代化保險服務業,這是優化保險服務水平、提升風險識別能力的重要途徑。而中國企業尤其是對于實體產業來講,其可融資的方式一般僅限于銀行貸款,此種狀況下,互聯網金融、民營銀行、小微企業金融等便是可優化此問題的關鍵,一方面能夠拓寬融資的渠道,同時也是現有金融機構的一種完善和補充[4]。除此之外,關于政策性銀行、大型商業銀行等相關機構,也需進行進一步的完善,只有這樣才能夠更好地優化企業治理水平,讓其在參與市場競爭中擁有更高的經營效率與抗風險能力。

            \
             
              3.創新金融科技,服務實體經濟。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科技創新是其中一個關鍵變量,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正在對全球經濟產生重要影響,隨著生產力發展和生產關系變革加速,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迎來了新機遇,產業轉型升級、企業生產服務所產生的新要求催生了產業數字化的興起與發展。在這一背景下,可以說金融科技不斷走向深水區的過程,就是金融行業與實體產業不斷深度融合,并精準滴灌實體經濟的過程。借助產業數字化,能夠更好地讓金融、產業這兩大方面通過“數據”的方式融合起來,進而得到更多的可應用模式。因此,銀行發展金融科技平臺,將戰略目標鎖定在產業數字化之上是現在及未來發展的重點。
             
              4.注入金融“活水”,“解渴”實體經濟。推進經濟轉型升級創新發展,需要全力做好土地、能源、人才、資金等要素保障,其中資金保障尤為迫切。近年來,政府高度重視金融生態環境建設,依靠金融活水的滋養作用,做大做強實體經濟。以昆山市為例,截至2020年底,昆山銀行金融機構本外幣貸款余額483639億元,比年初增加836.5億元,增長20.91%,貸款規模繼續在蘇州轄內各縣區和全國同類城市中保持前列。為破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老大難問題,2016年昆山創新設立企業投融資服務中心和小微企業創業創新發展融資基金、機器人產業和智能制造投貸聯動基金。市發改委負責人表示,“一中心兩基金”的設立是昆山構建政企合作長效機制的大膽嘗試,健全科技創業投融資體系的創新實踐,也是破解科技型中小微企業融資難題的重要抓手。
             
              5.調好金融“水溫”,銀企“如魚得水”。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簡單說就是企業與銀行的互動。如果將企業與銀行的關系比作“魚和水”,那么實現“如魚得水”的關鍵在于“溫度”,也就是投融資環境適宜。文章認為,一方面企業有融資訴求,另一方面銀行有投貸需求,融資難點在于資信問題,眾多中小企業、創新型企業是輕資產企業,缺乏有效的擔保。破解難題的關鍵在于政府加強信用環境建設,因此要逐步建立企業信用評價體系,形成良好的金融生態環境政策,實現企業、政府和金融機構的合作共贏。
             
              五、結語
             
              實體產業是國民經濟的支柱,金融是國民經濟的血脈,兩者是相輔相成的關系。一方面金融依賴于實體產業,實體產業為金融業的發展提供堅實的物質基礎。金融離開了實體產業,金融就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另一方面實體產業借助于金融業的發展,金融業的健康發展為實體產業發展創造良好的外部宏觀經營環境。因此,金融發展必須面向實體產業,促進金融服務與實體產業發展形成良性的互動關系具有重要意義。
             
              參考文獻:
             
              [1]王永欽,高鑫,袁志剛,杜巨瀾.金融發展資產泡沫與實體產業:一個文獻綜述[J].金融研究,2016(05):191-195.
             
              [2]黃群慧.論新時期中國實體產業的發展[J].中國工業經濟,2017(09):5-23.
             
              [3]周維富.我國實體產業發展的結構性困境及轉型升級對策[J].經濟縱橫,2018(03):52-58.
             
              [4]張曉樸,朱太輝.金融體系與實體產業關系反思[J].國際金融研究,2014(03):43-49.

             
            關注SCI論文創作發表,尋求SCI論文修改潤色、SCI論文代發表等服務支撐,請鎖定SCI論文網!

            文章出自SCI論文網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0546wclm.com/jingjilunwen/37612.html

            發表評論

            Sci論文網 - Sci論文發表 - Sci論文修改潤色 - Sci論文期刊 - Sci論文代發
            Copyright ? Sci論文網 版權所有 | SCI論文網手機版 | 豫ICP備2022008342號-1 | 網站地圖xml | 百度地圖xml
            永久不封国产毛片av网煮站
            <s id="5rtma"></s>
              1. <th id="5rtma"></th>
              2. <th id="5rtm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