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5rtma"></s>
    1. <th id="5rtma"></th>
    2. <th id="5rtma"></th>
          1. ?
            Sci論文 - 至繁歸于至簡,Sci論文網。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正文

            民事執行中企業法人參與分配規則的適用——以《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五百零八條至五百一十六條為中心論文

            發布時間:2022-05-06 10:08:00 文章來源:SCI論文網 我要評論














            SCI論文(www.0546wclm.com):

              摘要:《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五百零八條至五百一十六條依次規定了自然人、其他組織及企業法人作為被執行人在資不抵債時的清償分配規則。其中,自然人、其他組織適用參與分配制度;企業法人適用執行轉破產制度,且在破產不能時適用優先清償規則。實務中對兩者存在混淆和爭議,為解決該問題并提高執行轉破產適用率,可借鑒《強制執行法(草案)》對《解釋》進行調整。

              關鍵詞:企業法人;參與分配;執行轉破產;公平受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2020年12月3日修正)》(以下簡稱《解釋》)第五百零八條至五百一十六條,系統規定了民事執行中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在資不抵債時其債權人如何實現自身救濟、取得公平受償的具體規則。其中,被執行人為自然人或其他組織時,債權人可以通過申請參與分配、依據法院制定的方案獲得清償;而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時,則須“執行轉破產”。

              作為在我國尚無個人破產制度的前提下為保護自然人及其他組織債權人之公平受償權的創設,參與分配規則以其高效率、低成本在民事執行案件中得到大量的適用,同時還出現了一些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的執行案件也參照適用參與分配規則的實例。然而,無論從文義解釋還是體系解釋的視角,均無法得出《解釋》第五百零八條中參與分配制度的主體亦包括企業法人的結論,且兩類主體中各債權人實現其救濟的方式并不相同??梢?,存在破產可能的企業法人在作為被執行人時,其債權人的救濟途徑和債權實現方式在理論和實務中存在矛盾,易產生“同案不同判”。

              為確保債權人公平受償權之良好實現,改善實務中“執行轉破產”困難、破產程序適用率低的局面,厘清企業法人參與分配與破產程序銜接的界限,我國尚未頒布的《強制執行法(草案)》對企業法人參與分配規則的適用作出了諸多新穎的調整。本文將以之為鑒,結合該制度在我國立法及司法的現狀,就民事執行中企業法人參與分配規則的適用提出完善建議。

              一、立法現狀:民事執行中的參與分配制度

              《解釋》對參與分配內容的規定可以概括為以下幾點:1.參與分配制度僅適用于被執行人為公民或其他組織的情形(第五百零八條);2.參與分配依申請提出,申請人為已經取得執行依據的債權人,及或對法院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具有優先權、擔保物權的債權人(第五百零八條);3.提出申請的時間為執行程序開始后,被執行人的財產執行終結前(第五百零九條);4.分配的前提為被執行人的財產不能清償其所有債務(第五百零八條);5.執行清償以平等清償為原則,在扣除執行費用并清償優先受償的債權后,對普通債權按比例清償(第五百一十條);6.執行法院要就被執行人的財產作出分配方案(第五百一十一條);7.債權人或被執行人有權對分配方案提出異議,由此產生爭議的,異議人還可針對分配方案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第五百一十二條)。

              當企業法人為被執行人時,《解釋》第五百一十三條規定對于符合破產情形的企業法人,某一申請執行人同意執行轉破產,或被執行人同意執行轉破產,各債權人經債權申報后均可依我國《企業破產法》公平受償,并依平等清償原則[1]獲得清償。

              雖然企業破產制度與參與分配均能保護債權人公平受償權的實現,但其在程序的規范性、清算的嚴謹性以及保護所有可能債權人的全面性上都更勝一籌,如在參與分配中因執行工作人員時間和精力、容易查找的財產有限,而破產是對破產企業全部財產的一次大盤點,更容易找出隱藏的財產和實現財產的一并變現。[2]但是,參與分配案件受執行程序和期限的限制,較易在短期內結案,而破產程序往往因審期長、成本高等特點并不受到執行人乃至被執行企業的青睞。

            \

              為提高破產程序適用率,變相督促企業法人的債權人主動查找財產線索、及時提出破產申請,《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設定了優先清償原則,即當事人不同意執行轉破產或被執行人住所地法院不受理破產案件時,執行法院要恢復執行,并就執行變價所得的財產,在扣除執行費用、清償享有優先權的債權后,按照財產保全和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先后順序對普通債權進行清償。最高人民法院印發的《關于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亦指出:申請執行人、被執行人均不同意執行轉破產,且無人申請破產的,執行法院要按照《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的規定處理,不支持企業法人其他已經取得執行依據的債權人申請參與分配。如此“先到先得”之規定,雖提高了案件執行效率,卻也直接否定了其他債權人參與平等分配的權利,造成其公平受償機會的損失,難謂妥當之策。

              二、司法適用: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時能否適用參與分配規則

              關于執行中企業法人作為被執行人能否適用參與分配規則(此處參與分配僅指狹義上以保護債權人公平受償權為目的的制度,即《解釋》第五百零八條規定的參與分配,其以平等清償為原則),司法中形成了支持說與否定說兩種對立觀點。隨著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各意見及回復對該事項的明確,否定說逐漸成為主流并形成通說,但各法院對于《解釋》中參與分配的概念范圍存在不同看法。

             ?。ㄒ唬┲С终f

              支持說大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1998年版)》(以下簡稱《執行規定》)第九十六條之規定,①認為《解釋》第五百零八條未針對實踐中部分企業法人為被執行人時,其未經清算而撤銷、注銷或歇業,且財產不足清償全部債務的情形作出規定,而《執行規定》第九十六條對此情形賦以其他債權人平等參與分配的權利,為參與分配的特別規定。[2]如法院在“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縣支行、孟令波等執行分配方案異議之訴案”的判決書中提道:“本案被執行人雖為法人,但根據《執行規定》第九十六條之規定,當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時,參照被執行人為自然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情形,參照適用參與分配制度。”②

              需要注意的是,新實施的《執行規定》(2020年12月23日修正)刪除了原1998年版本中本條規定,意味著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企業法人作為被執行人能否繼續參照適用參與分配規則已發生態度上的根本轉變,這也得益于我國破產制度的快速發展以及公司董監高等責任人員追責制度的完善。

             ?。ǘ┓穸ㄕf

              否定說認為,《解釋》第五百一十三條—五百一十六條以優先清償為原則的執行分配規則明顯不符合參與分配制度設立的平等初衷,且現行規定已刪除企業法人作為被執行人在特定情形時參照適用參與分配的規定,因此無論是否對被執行企業進行執行轉破產,司法均不支持參與分配規則之適用。如在“宜州市振東錳業有限公司訴廣西忻城縣宏圖錳業有限責任公司等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中,法院指出:“上訴人主張本案應適用《解釋》第五百一十條,但該規定的適用是《解釋》第五百零八條規定的‘被執行人為公民或者其他組織’的情況下,債權人申請參與分配的受償規則,而本案被執行人是法人企業,不適用上述規定。”③
            \

              實踐中,雖然多數法院在判決中均明確企業法人作為被執行人時應適用《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規定的優先清償規則,而非第五百零八條規定的平等清償規則,但其對“參與分配”概念的引用并不嚴謹。如法院在“煙臺西北林業有限公司與山東萊陽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等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上訴案”的判決書寫道:“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lt;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gt;的解釋》第五百零八條、五百一十三條、五百一十六條規定,在執行階段有權申請參與對企業法人的財產分配的只有對該財產享有優先權、擔保物權的債權人。”④雖然該法院對清償規則的選擇并無差錯,但其仍引用“申請參與分配”等字眼,易造成五百一十六條屬于參與分配之例外規定的錯覺,實然二者是基于不同價值考量的截然不同的規則。

              三、完善路徑:企業法人作為被執行人的執行清償程序

              綜上所述,有關企業法人作被執行人時清償程序的適用在我國立法和司法上確有爭議,《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所規定的優先清償規則也有過分強調效率、有失公平之嫌?!稄娭茍绦蟹ǎú莅福酚鉀Q上述問題作出了一些創造性調整,但仍有欠妥之處,以下將具述之。

             ?。ㄒ唬稄娭茍绦蟹ǎú莅福芬曇跋碌膮⑴c分配制度

              1.賦予法院依職權宣告破產的權力

              《強制執行法(草案)》第二百條規定:“執行債權人為兩人以上且執行款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和執行費用的,人民法院應當主持分配。執行中,發現被執行人符合破產條件的,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可以依職權宣告破產。”該條改變了我國既往破產程序只得依申請的模式,賦予了法院依職權宣告破產的權力,實現了法院在執行轉破產案件中由被動到主動、由消極到積極的轉變,有助于推動執行轉破產及債權人公平受償權的實現,值得肯定。

              2.增設法院通知優先受償權人申請參與分配的義務

              《強制執行法(草案)》第二百零一條“已經取得執行依據的債權人或者對執行標的物享有擔保物權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人可以申請參與分配。主持分配的人民法院應當通知已知的擔保物權人以及其他優先受償權人申請參與分配。經通知不申請的,主持分配的人民法院應當將已知債權及其金額列入分配方案;債權金額無法確定的,不列入分配方案”之規定,在《解釋》第五百零八條的基礎上,增加了執行法院通知優先受償權人申請參與分配的義務,即使優先受償權人不提出申請,執行法院也應在分配方案中列明。據此,債權人優先受償權的實現和執行清償程序的公開透明得到了充分保障,甚至消極的優先受償權人也可以得到相當程度的清償,此時如何對采取積極措施的普通債權人的權益進行平衡,本條語焉不詳。

             ?。ǘ┢髽I法人為被執行人時執行清償制度的完善思路

              《強制執行法(草案)》第二百條、二百零一條對參與分配制度的建構為企業法人作被執行人時的執行清償規則提供了可借鑒的思路。但是,依筆者之見,《強制執行法(草案)》對參與分配制度的設定亦存在欠妥之處:

              1.未明確區分不同執行主體對清償程序的適用

              《強制執行法(草案)》第二百條、二百零一條并不涉及對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主體的區分。其中,第二百條徑行規定了符合破產條件的被執行人適用執行轉破產程序,在我國現有制度下,此處的“被執行人”顯然只能指企業法人主體;第二百零一條規定優先權人的參與分配,因《指導意見》明確否定了企業法人作被執行人時債權人平等參與分配的可能,此處優先權人應僅指對自然人、其他組織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人,而不包括企業法人。

              據此,《強行執行法(草案)》作此不區分規定宜造成實踐中參與分配適用主體的混淆。因此,有必要嚴格將參與分配規則限制在自然人、其他組織作被執行人的情形,[3]明確企業法人時應適用《解釋》第五百一十三條規定的執行轉破產程序,即使當事人消極申請或破產不能應適用《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優先清償時,也宜明確此時的清償方式并非嚴格意義上的“參與分配”。

              2.未對《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之內容進行對應調整

              《強制執行法(草案)》僅規定了法院在企業法人符合破產條件時有權宣告破產,但未對企業不符合此條件時應作何處理作出同《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的調整。筆者認為,《強制執行法(草案)》應當明確規定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時,當事人既不申請破產,也不申請執行轉破產,企業法人也不符合破產情形時,應按照《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的規定執行,使立法與司法相銜接。[2]

              3.對消極優先權人及積極普通債權人的權利保護失衡

              《強制執行法(草案)》第二百零一條強調對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人優先保護,即使該債權人怠于追償,法院也應主動對已知部分進行分配,此做法顯然對積極尋找財產線索、為保全財產采取各種措施的普通債權人不公。對于執行中的參與分配,司法雖強調效率的實現,但亦不可放松對公平正義的追求。對本條,筆者認為,法院在履行通知義務后,優先權人在規定期限內消極行使其債權的,應當為此承擔一定責任。

              四、結語

              在民事執行中,立法與司法應對《解釋》第五百零八條規定的以平等清償為原則的參與分配制度與第五百一十六條規定的以效率優先為導向的優先清償規則作出概念上的區分,明確企業法人作被執行人在資不抵債時,適用執行轉破產程序。在當事人不申請破產或破產不能時對《解釋》五百一十六條的適用并非參與分配規則的回歸,而是優先分配規則。法院對消極優先權人及積極普通債權人的權利保護應在充分兼顧效率與公平的前提下作出權衡。此外,為了提高執行效率,解決實務中執轉破困難、破產適用率低的問題,可借鑒《強制執行法(草案)》第二百條賦予法院依職權宣告破產的權力。

              參考文獻

             ?。?]易夕寒.我國金錢債權強制執行競合之清償原則研討——兼論執行參與分配制度之存改廢[J].成都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27(4):10-17.

             ?。?]周家開,茹超.企業法人參與分配制度適用問題探析——以《民訴法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為視角[J].法律適用,2020(16):131-140.

             ?。?]譚弘.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的,執行法院是否可以制作財產分配方案?—如何正確理解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五百零八條的規定[EB/OL].(2020-03-11)[2021-12-28].https://mp.weixin.qq.com/s/7oRenyolwSP_a7Tpm0UDBg.
             
            關注SCI論文創作發表,尋求SCI論文修改潤色、SCI論文代發表等服務支撐,請鎖定SCI論文網!

            文章出自SCI論文網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0546wclm.com/falvlunwen/37599.html

            發表評論

            Sci論文網 - Sci論文發表 - Sci論文修改潤色 - Sci論文期刊 - Sci論文代發
            Copyright ? Sci論文網 版權所有 | SCI論文網手機版 | 豫ICP備2022008342號-1 | 網站地圖xml | 百度地圖xml
            永久不封国产毛片av网煮站
            <s id="5rtma"></s>
              1. <th id="5rtma"></th>
              2. <th id="5rtma"></th>